哈佛研究:数字货币之战必将爆发,中国正颠覆美元

主要以逃税和犯罪活动为主(还包括恐怖主义)的全球地下经济规模要比合法经济要小得多(或许只相当于后者的1/5),但仍会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

哈佛大学经济及公共政策教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肯尼思·罗戈夫在其专栏上发布文章《数字货币之战必将爆发》。作为美国最重要的公共智囊机构,向美国政府提醒:美国垄断了100年的全球金融技术主动权,正在落入中国人之手。美国将失去全球范围内金融制裁和控制经济的能力。中国将通过区块链技术全面提高控制国家,监控经济,提高对征税反腐和洗钱监督的能力,并应用于智能制造,供应链管理和物联网等等领域,创造巨大财富。这位肯尼思·罗戈夫,拥有一个懂中文的团队,曾经有数篇文章针对中国。非常值得我们研究。

当脸书公司(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最近告诉美国国会说,美国无力对下一代支付技术的监管垄断时,他的话至少有一半是对的。扎克伯格暗示说,人们可能不喜欢脸书所提议的、名为天秤币(Libra)“伪”加密货币,但或许更不会喜欢试图覆盖全球的中国国有数字货币——后者可能在几个月内就能开发出来。


或许扎克伯格在暗示即将崛起的中国数字货币可能损害美元在全球贸易和金融中的总体主导地位时有些夸大了,因为很大一部分这类活动至少是合法,缴税且受监管的。事实上美国监管机构不仅对国内实体拥有强大的监管能力,而且对任何需要进入美元市场的金融企业也拥有巨大的权力,正如欧洲最近对美国迫使欧洲各银行遵守与伊朗开展业务的严格限制而感到沮丧那样。

美国深厚且高度流动性的市场,强大的机构体制以及法治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压倒中国为实现货币主导地位所做的所有努力。中国繁重的资本管制,对外国持有债券和股票的限制以及金融体系的普遍不透明状况使得人民币在未来数十年内无法取代美元在全球合法经济中的地位。

而控制地下经济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主要以逃税和犯罪活动为主(还包括恐怖主义)的全球地下经济规模要比合法经济要小得多(或许只相当于后者的1/5),但仍会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这里的问题主要不是哪个货币占主导地位,而是如何最大程度地减少不利影响。一个广泛使用的、由国家支持的中国数字货币肯定会产生影响,尤其是在那些中国的利益与西方利益不一致的地区。

原则上一个由美国监管的数字货币应该可以被美国当局追踪,这样如果朝鲜要用它来雇用俄罗斯核科学家,或是伊朗要用它来资助恐怖活动,那这些行动就很有可能被发现甚至被阻止。但假设这一数字货币来自中国,美国大概就鞭长莫及了。西方监管机构最终可能会禁止使用中国的数字货币,但这不会阻止它在非洲,拉丁美洲和亚洲大部分地区通行,甚至反过来会在美国和欧洲激发出某些地下需求。

人们可能会问为何现有的加密货币(如比特币)无法执行此功能。实际在一定程度上它们已经在这样做了。但是,全球监管机构都有极强的动机去遏制加密货币,严厉禁止其在银行和零售场所的使用。这样的限制使现有的加密货币极为缺乏流动性并最终极大地限制了其基本内在价值。但对于中国支持的、可以任意在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之一中消费的数字人民币就不存在这个问题。毫无疑问,当中国发布其新数字货币时,这个货币几乎肯定会已经是被“批准”的:一个中央票据交换所原则上将允许中国政府对货币的使用一览无遗。但问题是美国人可看不到。

而脸书的天秤币也被设计成一种在瑞士监管机构主持下的“批准”型货币。尽管瑞士长期以来一直将隐私权扩展至金融交易(特别是逃税)方面,但将该货币正式注册在瑞士肯定要比与中国合作好得多。

天秤币将与美元挂钩的事实将使美国当局对此该货币拥有更多的了解,因为(目前)所有美元清算必须通过美国监管的实体进行。尽管如此,鉴于天秤币的功能在很大程度上与现有金融工具重合,因此很难看到天秤币在那些逃避追查者之外的群体中还会有什么基本需求。除非那些技术支持型货币能提供某种真正卓越的技术(这一点基本没看出来),否则就应该给予跟其他所有货币一样的监管。

无论如何,天秤币已经激励了许多先进经济体的中央银行加快自身计划以提供基础更广泛的零售数字货币,并寄望能助推它们在促进金融普惠方面所做的努力。但是,这场斗争不仅仅在于印制货币的利润;归根结底这事关国家对整体经济进行监管和征税的能力,以及美国政府利用美元的全球角色来推进其国际政策目标的能力。

美国目前对12个国家实施了金融制裁。土耳其在入侵叙利亚库尔德地区后于上个月短暂地受到制裁,尽管该措施随后迅速撤销,而俄罗斯已经遭受制裁五年有余了。

就像已经破坏了媒体,政治和商业一样,科技正处于削弱美国利用其货币信心来追求更广泛国家利益的能力的边缘。对于来自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政府认可的数字货币即将造成的破坏,天秤币或许并不是答案。但如果并非如此的话,西方政府就需要在为时已晚之前尽快考虑其应对措施了。

中国软实力

在政府最高层级对区块链的大力支持下,中国央行可能在未来18个月内推出自己的数字货币,这标志着中国渴望实现自力更生和全球竞争力的愿望,并为不断发展的中美科技增加了新的维度竞争。

DeerCreek的执行合伙人MikeWasyl说:“中国正在发挥巨大的宏观作用。”领导者,因此采用区块链并对其进行公开,正如我们最近看到的那样,将引起很多兴趣。”

区块链技术是数字货币的基础,并且还应用于智能制造,供应链管理和物联网。

中国在10月下旬的研究会议上表示了对区块链发展的支持。他在研究会议中没有提及数字货币,但是这并不能阻止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股票以及总共近200家区块链投资公司在他的认可后飙升。

总部位于香港的创业公司CryptoBLK的首席执行官邓肯·黄(Duncan Wong)对《财富》说:“随着C最近的宣布,我相信中国将进一步加快包括国家启动的项目(例如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在内的区块链应用的创新。”

中央人民银行(PBOC)自2014年以来一直在研究数字货币,但最近为响应Facebook提议的数字货币Libra的努力而加快了工作,Libra是一种基于平台的支付服务,由一篮子货币加权而成。美元。

由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将使政府能够保持对货币供应的控制,并监督和调节资本分配。它还可以作为对跨境的天秤座的一种保护措施,因为天秤座的天秤座不在政府监管范围之内,如果中国人民银行的货币“ DCEP ”(数字货币电子支付)已经被广泛使用,它将难以获得吸引力。

瓦西尔说:“货币只是两个大国之间的权力代理斗争,尽管规模非常大。”

中国已经拥有一个庞大的数字支付生态系统的优势-腾讯的微信支付拥有超过10亿用户,阿里巴巴的支付宝拥有12亿用户 -这将使其更容易适应DCEP。

瓦西尔说:“中国只是在试图首先推出其中央银行数字货币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步。” “它肯定会向世界发送信息,这是一种新的范例。”

私人与公共部门

Wasyl说,DCEP将取代纸币和造币,从而提高效率,减少运营支出,并使政府能够轻松跟踪资金流向。它也将是高度集中和严格控制的,与像比特币(都是数字货币,但DCEP不是加密货币)这样的分散,空想的乌托邦式创始愿景完全不同。

在香港中文大学研究中国金融发展和政府监管的李晨说,中国政府对以区块链为动力的技术,特别是数字货币的态度,可以通过宽容和谨慎的“两管齐下”来表征。

李说:“一方面,我们在减少私人加密货币和交易所方面看到了协调一致的努力,但另一方面,我们看到了许多致力于带头和鼓励区块链技术创新的承诺和倡议。”

明显的矛盾来自政府对区块链技术的潜力及其对分散,不可控制的电子货币的浓厚兴趣,这导致政府在2017年对洗钱和金融投机活动的担忧从本质上将私人加密货币定为非法。

李说,与此同时,中国的政策制定者亲眼目睹了移动支付服务的出乎意料的“变革力量”,这源于私营部门的创新,完全改变了消费者的行为和金融服务部门。

“所有这一切都以中国金融监管机构和中央银行相对宽松的态度进行。” 李说。“我认为可以说,如果没有中国政府法规的总体宽松态度,中国的金融科技革命(一般是中国的互联网革命)将无法实现现在的现状。”

李说,在这种情况下,他希望政府鼓励“以区块链为动力的技术的发展”,只要[开发人员]保持在国家根据创新方向设定的这些参数中。

Wong认为美国是“区块链的技术中心”,尤其是加密货币,并说那里的发展对该行业产生了重大的全球影响。

但是,如今,美国政府将精力集中在制定法规和确保合规性上,总部位于纽约的Wasyl表示,如果通过为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创新提供更多支持(例如通过提供资金)来提供更好的服务,创新沙箱,并给予“更多的余量以进行一些探索”。

“如果我们不早开始使用其中一些技术,那么我们将很难过-不是赶上追赶,而是艰难地调节我们的创新方式。” 瓦西尔说。“我们必须使我们的消费者朝着更加数字化的本地经济发展,我们必须跟上这一趋势。”

“必然性”

Wasyl说,天秤座已经为在美国就国家数字货币进行更大范围的对话留出了空间,他说他认为“这将是不可避免的”。他说,政府“可能应该考虑美国央行货币的外观。”

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国会听证会上对天秤座的主要论点之一是,中国将在美国之前开发数字货币,并取代美元成为全球主导货币—有人认为这是错误的困境。

“我认为,在可预见的未来,人民币或中国数字货币无法取代全球金融体系中的美元。这不会发生。” 李说。

Wasyl有类似的解释。他说:“我认为美元仍遥遥领先,但这绝对是对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政府的警钟,以密切关注货币的数字化转型。” “我认为进入银行和开设账户的日子将过去五,七年,甚至更快

“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大国都必须非常重视将货币转移到数字格式,因为一旦获得牵引力,它将逐步发展,然后立即全部发展。”

飞速进展

据经济参考报11月27日报道:针对区块链等17项金融行业标准已经立项,正在加紧研究制定

经济参考报刊发题为“金融监管发力补短板 多项政策细则将出”的文章。文章表示,称该报获悉,多部门正密集谋划一揽子举措,加码重点领域金融风险防范,全面清理整顿金融秩序。新政涉及中小银行、互联网金融、数字金融等领域。将制定高风险金融机构风险处置的相关文件,对高风险机构实行“名单制”管理。此外,针对新兴的数字金融热点领域,人工智能、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等17项金融行业标准已经立项,正在加紧研究制定。央行副行长范一飞近日表示,金融标准建设迫切需要在重点领域补齐短板,顺应大数据、区块链等在金融业应用的发展态势,注重数据安全。

北京邮电大学陈晓华认为:区块链经济将成为数字经济重要组成部分。据证券日报报道,北京邮电大学国家大学科技园金融科技研究所所长、首席区块链经济专家陈晓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区块链可以打通数据孤岛,对数据隐私等进行保护与确权,区块链与5G是相关依存,密不可分的关系。陈晓华认为,未来经济模式是:5G+新一代信息技术(区块链+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横向融合发展)+产业+金融=数字经济。区块链经济将成为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区块链技术能解决传统金融领域痛点问题,如供应链金融、资产证券化、大宗交易、保险等场景具有参与节点多、征信成本高、交易流程长、效率低等问题,区块链技术可以有针对性地解决上述问题;另外,区块链能有效解决我国在教育、精准脱贫、医疗健康、商品防伪、食品安全、公益、社会救助等领域存在的相关问题,比如,扶贫款落实不到位等民生领域为区块链发展提供了基础土壤。

清华长三角研究院高等区块链研究所常务副所长曹寅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应用区块链等技术可以着力优化资本市场四方面的问题,数字化生态系统对资本市场的优化方面,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等技术的应用,可以着力优化资本市场四方面的问题。其中对资产的流动性。区块链上的数据是单点上链,多点可查,同时又不可篡改,这样就可以打破原来在不同的利益相关者、不同层级之间的信息不透明,可以在不同的交易场所之间、以及单笔交易的上下游利益相关者之间,构建一个多中心化的信任体系,进而打破资产在创建、流动、交易和结算过程中一系列的壁垒。对于监管问题。区块链结合相应账户管理,可以实现对资金转移和流动的追溯,以及跨部门的数据协调,从而打破监管和市场的“数据孤岛”。对于对外开放。通过区块链技术,可以在较低的监管成本下,向海外的资本市场或者合规中介,开放一些市场部门或一些行业,同时又可以保留海外机构的主动性。

被误伤的Libra

Libra联合创始人声称:创建Libra不是为与法币竞争,而是为补充现有货币。据AMBCrypto消息,Libra项目联合创始人、Calibra首席经济学家Christian Catalini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全球转账的同时,汇款费用可能会高达30%。Libra解决了这个问题,以低价服务于没有银行账户和存款不足的人。Catalini称,每一项新的创新最初都受到了一些阻力,Libra已经预料到了这种监管阻力。Christian Catalini澄清说,Libra的发展不是为了与美元或欧元这样的法定货币竞争,但它是为了补充现有货币而创建的。他说,Libra专注于在央行发行的货币上启用新的功能。他补充道:“天秤座是作为一个转移价值的支付网络而创建的,而不是与中央银行或其他货币政策竞争。货币政策是中央银行的职责,而天秤座无意干涉任何这类事情。天秤座背后的资产是由中央银行创造、维持和控制的。

作者:董焘DT

声明: 鸵鸟区块链所有发布内容均为原创或授权发布,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以及来源:鸵鸟区块链(微信公众号:MyTuoniao),任何不尊重原创的行为鸵鸟区块链都将进行责任追究!鸵鸟区块链报道和发布内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相关文章
快讯